正在加载
电子竞技直播
版本:7.4.1
大小:088687KB

电子竞技直播

    近日,多名消费者反映在唯品会购买的Gucci腰带被得物APP鉴定为假货。这款官网原价3300元的光面皮复古搭扣男女腰带,在唯品会的促销活动中仅售2549元。 随后,双方分别委托了不同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出具报告。4月7日晚,得物APP在微博出具了包括自有机构在内的5家鉴定机构的检验报告(/p>

    近日,多名消费者反映在唯品会购买的Gucci腰带被得物APP鉴定为假货。这款官网原价3300元的光面皮复古搭扣男女腰带,在唯品会的促销活动中仅售2549元。

    随后,双方分别委托了不同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出具报告。4月7日晚,得物APP在微博出具了包括自有机构在内的5家鉴定机构的检验报告(其中3家为线上照片鉴定),均显示为非正品。唯品会则出示了另一家鉴定机构的报告,鉴定结果为“符合”(正品)。

    有趣的是,共计6份鉴定报告中,有两份结果截然相反的鉴定机构,同为中国检验认证集团(以下简称“中检”)的两家分公司。不光如此,多名消费者曾在投诉和社交平台上表示,即使同一件奢侈品,在得物APP上,鉴定结果也不尽相同。

    不光鉴定结果南辕北辙,鉴定费用也千差万别。目前,各奢侈品垂直交易平台上,线上鉴定费通常在50元到200元之间。而在二手平台闲鱼上,1元、5元、10元的服饰箱包类奢侈品鉴定服务则随处可见。有些鉴定师收到一张照片,就能立刻回复结果,当客户提出质疑时,也只是发来一张所谓的正品照片,就不再回复。买家表示,只能找多家机构再次鉴定,如同花钱掷骰子。

    虽然价格不算太高,但奢侈品鉴定看起来更像在交智商税。

    文|程青羊

    奢侈品鉴定,从无到有

    2012年,张琛在日本完成硕士学位和奢侈品鉴定培训后回国,入职了一家奢侈品服务平台公司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贝恩咨询的报告指出,中国人已经成为全球第一的奢侈品消费群体,海外购物比例提升。

    张琛记得,侈品鉴定服务最初在国内出现,是因为不少买手和消费者发现国内专柜和欧洲专柜存在差价,新品代购的数量增加,催生了鉴定需求。

    随后,随着二手奢侈品的流通增加,市场上对奢侈品的鉴定需求进一步增长。但张琛说,当时国内懂箱包奢侈品鉴定的并不多,看准了这块市场后,2015年,他从原公司离职后,和朋友创办了一家公司,主营奢侈品鉴定和培训业务。

    和张琛接触奢侈品行业的路径不同,田哥最初是跟随哥哥通过皮具护理入行的。他是一个在社交平台上拍摄奢侈品鉴定视频的博主。2008年,两兄弟在杭州下城区开了一家皮具护理店,专做奢侈品服务。当时,一般的奢侈品(箱包、腕表)护理,主要由普通的皮具护理店和洗衣店承接,皮具护理店很少有专门针对奢侈品的。

    开店第一年,田哥的店里生意很一般,2009年,两人在淘宝开了奢侈品养护店,很多人对此都不看好,觉得“没有人敢把那么贵的东西寄给你”。但实际上,田哥却很快迎来稳定客户。他后来总结,这是因为 2009年淘宝上做奢侈品养护的还少,“客人们的选择有限,如果想做线上交易只能选择我们。”2010年,一些老客户提出想转手自己的奢侈品,田哥的门店又增加了二手交易业务。田哥说,在业务初期,鉴定难度并不高,因为数量少,且交易的都是老客户,已经是彼此信任,以前假货做得也不好,很容易能分辨出来。

    《小时代》剧照

    但到了2012年,田哥明显感到,二手奢侈品的市场火起来了,“前一年,我们一天就鉴定10来个包,2013年后,每天能看50到100个包。”从皮具养护店转型为二手奢侈品店,增加鉴定业务后,门店也开始推出培训课程。2015年前,他们每月开设一期培训课程,每次只能招收到一二十人。

    2015年,田哥开始发布奢侈品鉴定相关的短视频,发展线上业务。到了2018年,随着直播行业的兴盛,田哥的业务直线上升,他说门店现在每天平均会看5、600个包,每个月能招到150左右的培训学员,前来学习的很多是二手店店主、海外代购和同行。

    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,根据贝恩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:势不可挡》报告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在2020年预计下跌23%,中国境内奢侈品市场却从2020年4月开始回暖,在全球市场的占比几乎翻了一番。

    伴随着行业的整体上扬,田哥能明显感到,2020年里,二手奢侈品交易也变得更活跃。他的分析是,一方面,消费者无法出国和代购,二手店因此成为很多人的消费选择;另一方面,出售二手包的人也变多了。

    而二手流通,正是奢侈品鉴定行业发展的重要推力。张琛说,他在多年的从业经验里,鉴定的货品中有70%都是二手货。

    田哥的观察则是,二手奢侈品主要的消费者是年轻女性,“年龄段越来越小了”。和年龄更大的奢侈品消费者比起来,他们更注重性价比,热衷于频繁光顾二手店,争取用更低的价格换用不同的款式。

    《二十不惑》剧照

    对这个市场变化深有体会的,还有在日本从事中古(日语,“二手”的意思)交易业务长达九年的葛潇涵。2012年,他在日本留学,开始面向国人销售中古货品。最初,葛潇涵的生意非常困难,国人大多不接受二手货,葛潇涵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“是不是死人的东西,有没有病毒”。

    后来,他观察到,成长起来的90后消费者更容易接受新事物,消费观念有所转变,基本不会对二手物品有排斥心理。现在京都市区内比较大的中古店,90%的消费者是外国人,国人大概占比80%,“日本中古这些年差不多已经被中国人和东南亚人买空了”,葛潇涵说。

    奢侈品鉴定的炼成

    作为曾经的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,日本建立起了相对完善的二手奢侈品交易体系,国内许多奢侈品鉴定师都有向日本中古产业学习鉴定知识的经历。

    但奢侈品鉴定行业本身,并没有真正的权威可言。在日本,也一直没有官方认证的鉴定培训机构,最靠谱的选择是各大中古头部公司,他们会对自己公司员工进行定向培训。这些学员的去处也很单一,基本都会做中古店店员或店长。

    2011年,张琛就在日本学习过奢侈品(箱包、腕表、贵金属)鉴定课程,一期课程120个学时,大概花费了10来个周末的时间。张琛说,日本的假货特别少,所以课程内容也比较基础,“比如教你LV老花的间距是17.5厘米,或是logo的间距是几毫米”。

    《我的前半生》剧照

    但这一点在如今的中国并不适用,因为国内的假货做得越来越精细,很多都是按照正品1:1开模的,像张琛学到的间距问题,假货商早就不会犯了。“但有一些品牌方的工艺是挺有价值的,比如香奈儿会有自己的镭射标工艺。”

    田哥最开始则是靠自己的经验摸索总结出了一套鉴定方法论。“我们做养护起家最擅长的就是拆包、材质翻新、打理和抛光,了解内部结构,会更实战一点。”

    比如爱马仕的缝线一般分为外缝和内缝,内缝是把包先缝制好再翻过来,包会显得随性、柔软,而外缝的工艺难度更大,非常考验匠人的手工技艺,稍有不慎,一只包就废了。在鉴定上,正品是标准的马鞍缝线,收针力道很足,包会显得非常硬挺。除了走线,材质、边油、镀金、刻字、字体都能作为鉴定的依据,拿圣罗兰的NIKI系列来说,假货的皮质硬且光滑,正品的皮质软且细腻,对于LV的CAP包,首先要看外扣四叶花蕊,正品的扣内皮质填充都很饱满,花蕊和五金齐平,假货的填充皮质则会呈现凹陷状态。戴妃包钻石菱格纹石在缝制过程中会自然凸起,并且采用的都是棉质线,如果是非常平面的菱格或者采用侧特别亮的丝光线缝制就是假货。圣罗兰流苏包挂流苏的位置有一个小铁片直接插入皮层,目的在于固定流苏,而假货很多时候为了方便基本都没有这一部件。

    目前市面上的鉴定培训机构,主要教授的是一线品牌如LV、Prada、爱马仕、Dior、Gucci的包袋服饰鞋履和首饰的具体工艺鉴定点和细节,包括实操练习。每个品牌有不同的鉴定点,相当于向学员传授一套品牌工艺数据库。这些课程时间基本在一周以内,收费不菲,以位于北京的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为例,为期7天的箱包鉴定课程学费是17800元,为期5天的腕表鉴定学费是14800元。

    《三十而已》剧照

    中检中奢中心的一位内部员工告诉本刊,中检集团直属和下属分公司的证书都是各自颁发,没有统一标准,连证书样本都不一样,培训本身的含金量、认可度和考试难度也千差万别。

    中检的检测范围涵盖农产品、工业制造、环境、医药等类别,早期并没有奢侈品鉴定和培训业务。根据天眼查显示,中国检验认证(集团)有限公司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完全控股,旗下分公司多是由集团和当地海关共同持股。因此,中检证书被业内机构称为“国字头”证书,但上文提到的员工特别说明:“国字头是国字头,但不是国家(官方)认证,不要带来不必要的误会”。

    在唯品会事件里,双方也采信了中检旗下分公司的鉴定结果。但一位从事奢侈品生意十年以上的受访对象表示,“中检各公司间甚至有恶意竞争的情况,比如对彼此的检验结果不予认同;各地分公司之间没有统一的鉴定标准,这样发证有点不负责任。”

    张琛则坦陈一个更根本的事实,在国内,连奢侈品尚没有一个明确定义,遑论奢侈品权威鉴定,“跑车、飞机、游艇、高档家具算不算奢侈品?连定义都没有的情况下,就没法给出所谓的奢侈品鉴定师资格认证。”

    奢侈品鉴定为什么频频翻车

    “短期速成的鉴定培训班,实际也是填鸭式教育。”张琛说,几天内把大量的品牌方工艺和鉴定点告诉学员,做好笔记,是有一定价值的。7、8成的假货都可以通过比对分辨,但剩下的高仿,还需要依靠大量实物阅历和练习。

    鉴定并非是一个主观的、只仰赖个人经验的工作。考验的是你对品牌工艺的认知深度。当一个品牌发售同样款式同样货号的围巾,你会发现随着批次不同,手感有薄有厚。这时主观的薄厚就不能作为鉴定标准。有些人对品牌了解不足,会马上觉得它是假的。跟腕表这种有精密核心技术,一拆开就能分辨的品类比起来,箱包是更难鉴定的,因为它是非标品。主要难点在于每个批次每个工厂每个时间都会有一些变化。比如LV有50多个工厂,大的工艺标准是一致的,但是刻印、压印的方式和字体,会因为不同地区的工厂出现不同版本。但有些线缝歪一点,边角开裂一点,也不能就判断是假货,要综合考量。”

    纪录片《匠心》剧照

    田哥认为,奢侈品鉴定的困难在于奢侈品品牌的工艺越来越差,而仿品工艺越来越好;假货的更新频率越来越高,甚至比鉴定师更早见到新品,更快更新知识点。这个时候,鉴定师就容易误判。“就假货商的更新速度,我觉得他们肯定到培训机构学习过。”田哥曾在门店多次遇到疑似假货商,他们不关心真假结果,而是会追问“到底假在哪里”。根据鉴定师的说法,为了避免仿造,他们通常不会公开细节。对于这次唯品会的翻车事件,多位资深从业者告诉本刊,该品牌的正品腰带上不可能出现这种工艺,而具体异同不便透露,“防止假货商偷师制假”。

    而在近年流行的线上鉴定平台,则频频出现奢侈品鉴定翻车事件。这些平台,一般会要求用户上传多张不同角度的照片,由鉴定师在几小时到几天内给出鉴定结果。

    这种方式能鉴定一部分奢侈品,但照片需要按照要求进行多角度多鉴定点拍摄。同时,线上鉴定很受照片质量影响,可能会影响鉴定师的判断。除了人工鉴定,一些平台开始使用AI鉴定,但AI可能无法容忍不同批次的工艺差别或瑕疵,将正品判定为假货。不过,线上鉴定往往解决了一部分人迫切需要知道结果的需求,寄送实物则需要等待更长时间。

    除了人工鉴定实物,目前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作为鉴定依据,在张琛看来,近两年兴起的“溯源”,即流通全程信息展示,也不能100%保证是正品,有些假货也能做出溯源信息。他举了个例子,“你可以通过香奈儿内部员工查码,在系统里查到这只包的销售时间,它唯一的身份证编号以及这个包的样貌。但是做假货的人,他卖这只包的时候也会用这个数字,在我们行业内管它叫套牌,这种查验方式也就没价值了”。此外,溯源并不适用于进入市场流通的二手商品。

    据田哥观察,国内略懂一点鉴定知识的人很多,但体量大的专业鉴定机构不过5家,“好的鉴定师实物鉴定的准确率要达到95%”。在张琛看来,奢侈品鉴定师需要储备大量数据库,更新知识和信息,同时还得提高效率。但很多所谓的鉴定师水平实际很差, “先摸10万件货积累吧”,张琛说。

    经常在社交平台发布鉴定视频的田哥,如今已拥有百万粉丝。和那些抱着一颗忐忑之心来鉴定,希望看到结果是正品的客人不同,点进田哥鉴定短视频的粉丝们,更喜欢看那些翻车剧情,或是拿着前男友送的包来鉴定的自带八卦属性的故事。

    在这些视频里,人们等着鉴定师鉴定的,与其说是奢侈品,不如说是那些拥有奢侈品的人。

    展开全部收起
    {$title}